跨越界限

抱刺于怀,三年灭字,侧身以望,四海无家

显然,我是会愿意说2+2=5的人……

我不愿意请求别人的帮助,因为我也不愿意帮助别人。我不愿意欠别人的,因为这样别人就不好意思来欠我的。我爱人不必要求回报,因为这样我就不必付出一分一毫。我爱人是要感谢对方的,因为我爱的对方的形象或许只是我的臆想,而我又从未付出,只有我得到了情感的激荡,对方可能还会为我喜欢的不是他本人认可的自己的特质、而仅仅是一些浮于表面人人都能看到的东西而反感呢。“你都不了解真实的我,你说什么喜欢?”这种想法是时常出现的。好像人人都有一个“真实的我”与平日完全相反,而别人总看不见和猜不着似的。

假想一个孤独的,两足,匆匆走过,比起人更像入的东西。

我从他们旁边经过,和一条狗走过没什么两样。

狗因为新奇得到了片刻的关注,我因为熟识收获了短暂的目光。

读日记有感

庄公坐在讲台上,面前杵着一个曹刿。庄公面无表情,念道:“牺牲玉帛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”
曹刿说:“大王,我觉得可以这么干,你把那什么牺呀牲的换成活人,要最老实绝对听你话的,用球状闪电,我是说那种球一样的雷,把他们弄死……我是说献祭,让他们的量子鬼……神魂,替你灭了齐国那群东西,反正他们已经死过一次了,死都死不了,也不用求神了,神直接为你服务,指哪打哪……”
我进来时正看到这一幕,挥手帮庄公赶走了这家伙。我问:“就不能换个人吗?”
庄公说道:“这是第四个了。第一个牙没长齐,孚弗福全念成了胡;第二个神神叨叨说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;第三个劝我改革,发展有鲁国特色的资本主义。”
我直瞪眼,叹了口气,说:...

© 跨越界限 | Powered by LOFTER